至暴之年

这儿至年

人基本在渣浪混,有时写写渣段子都搁在这。
id :@至年_沉迷sw不想学习
估计我在sw这坑还能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想和各位一起玩儿
对了我还在dw的orz

也许是一个可爱的小误会

并不知道我在写些啥,算是一个小甜饼? 

    今天对于成功睿智的绝地大师欧比旺是奇怪的一天。
  站在他面前的22岁小滑头挑战似的抬眼看向他,双唇紧闭,似乎对于师徒间必要的交流毫无兴趣。
  “…怎么?今天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过分严厉,因为他的大脑正在告诉他面前这条满头鬈发的小雄狮其实很可爱。
  “没有。”对方有些懊恼地抬起头,不明显地撅起嘴巴,“只是,我要离开你了。”
  “离开?”金发大师的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甚至不得不有些笨拙地使用原力让自己不至于跌倒在小滑头的怀里。
  他的眼前浮现过几个画面。
 

  刚满10岁的安纳金一个人坐在他小小的房间里,桌子上摆着一个丑丑的蛋糕,他吸着鼻涕,十个手指头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扭曲在一起,似乎还在小声啜泣。而他在此时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以一个严谨认真的绝地所能达到的最大的幽默感大叫了一声"Happy Birthday!"
  小脑袋缓缓扭了过来,并没有他所期待的惊喜,而是更加汹涌的悲伤。“我宁愿奎刚买一个更加好看的蛋糕而不是你笨手笨脚做出来的畸形。”

  安纳金14岁时,在训练室里,他一口气击中了92个自己抛去的漂移球。
  “做得不错。”欧比旺掩住自己的喜色,尽量克制住赞美,毕竟对于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过多的表扬只会让他更加骄傲,也增添了堕入黑暗面的危险。
  14岁的少年兴奋地跑到他身边,得到的只有一句不痛不痒的肯定,面露失望。但他又很快转变了神气,凑到欧比旺身边,小声地告诉他的师父,“你这是嫉妒。”
  欧比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也许这就是嫉妒吧。他直到18岁才达到同样的成绩,而在那之前奎刚从来没有肯定过他。
 
  奎刚过世10周年的夜晚,漆黑的寓所,欧比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突然一个身影潜入他的房间,在他的床边,伸出了手。“谁?”欧比旺迅速跳了起来,拔出光剑。蓝色的光映出19岁的安纳金轮廓已分明的脸。
  “我...我本来要去厕所的...走错门了...”这时安纳金的脸有些红,欧比旺相信自己的感觉,师徒纽带微微颤动,他知道眼前这个青年的情绪十分起伏。
  也许他想念奎刚,看见我睡在他原来的房间,怨恨我吧...
 

   “Master?”一声呼唤。小鬈毛疯狂摇晃着可怜的沉浸在回忆中的金发老师父,一不留神露出了藏在手里的学徒辫。
  “Master,你没事吧?我感觉到你刚才似乎很激动。你知道我成为正式绝地的事情了吗?”
   欧比旺再次眩晕,但这次他倒在了自己徒弟的怀里。
   莽撞的小狮子这次稳稳地接住了自己软软的师父,低下头轻柔地凑过去,在他的耳边小声地问,“Master,我成为一名正式的绝地了,也许…你愿意接受我的学徒辫吗?”
  “我确实要离开你了,因为我不再是你的徒弟了,但这意味着我们俩现在是平等的。你愿意...做我的...伴侣吗...”
  王师傅有些懵,但他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年轻的爱人,然后迎接小狮子的一个湿漉漉的吻。
  没错,这一切都出于一名合格绝地的同情心和自我修养,一定是这样。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码一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我叫韩索罗,是一个年轻有为的运输业巨鳄。
我拥有全银河系最好的飞船千年隼号,我还有一个浑身长满毛的大副,我喝的起酒吧里的所有酒,我也不用被贾巴这个大芋头追债。所以我很有钱。
我很帅。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男一女。
操蛋的是,我爱上了那个男的,又爱上了那个女的。
更操蛋的是,我发现那个男的和那个女的也互相喜欢。
我爱那个男的,每次他用他的angel  eyes看着我,我就想冲他那红红的小嘴巴来一下。
我爱那个女的,可惜她是个公主。
我真想拿那男的的光剑削自己英俊的脑袋。

然后我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三人生活,一起炸炸死星,一起反抗反抗帝国,小日子美滋滋的,还顺便找到了那男的他爹。
他爹竟然是个坏蛋,以前还是个大帅哥,还和他师傅有一腿。
后来他爹死了,那男的和女的竟然是兄妹。
哦,这该死的爱情。

于是开心地改了一下图
我真的不是昕黑……

神秘博士x疑犯追踪
诶依旧是我来更文了(⊙o⊙)
             (三)解结  上
  也许是灵魂深处的高智商产生了共鸣,谈到各自的机器,长脸男人和Finch都打开了话匣子。
  “……你真的了解John么?”也许是害怕眼前这个眼镜儿敏锐地探知到自己过多的秘密,长脸男人话锋一转,试图将两人之间的对话引入之前被忽略的题目。
   Finch没有说话。
  “你的机器呢?它没有关于John年轻时的记录吗?”长脸男人不折不挠地追问。
  “我的机器只有自她诞生之日起的记录,而那时,我所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特工了。只不过现在,他致力于去赢得这样一场无人知晓也无人在意的战争,努力去改变自己,尝试着让自己站在正义和正确的一方罢了。但我认为,他的确,在一点一点地蜕变,竭力想要抹去过去的伤疤和痕迹。”
  “那为何我们不回到过去,去看看是什么让John变成这样,也许还可以知道他的真名,或者做出些改变?”


   无风的下午,两个男人站在扬起灰尘的街道旁,一个高一些,穿着背带裤,打着领结,另一个穿着得体的定制西装,神色有些局促。
  “Doctor,没想到我刚才竟然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时间旅行,”稍矮一点的年长男人转头,“我们是在哪儿?”
   “1987年的美国,至于某条街嘛,名字有些绕口,总之我们正在前往一家孤儿院的路上。”
  “Mr Reese从小没有亲人我是知道的,但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得而知。”
   男人伸出一根食指,舔了一下,向四周比划比划,过了一小会儿,他把食指指向一个方向,“这边走。”
  Finch乖乖地跟着男人走着,留心不让自己的帽子被风吹得掉下来。

还有11天就要中考了时间不太够可能更文要缓一些请各位见谅qwq

一定要等我回来哦mua
 

对没错又是我Orz
神秘博士x疑犯追踪
     (二)在地铁站
  Reese见状,慢慢将枪收回。他从未见过长脸男人显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
  “那么…John Smith,或许我可以叫你Doctor。你到底是谁?Finch和我在机器上多次见到你,还是在世界各地。你大概是一个危险人物?但为什么你的名字从未跳出?”
  “因为我不是人类,重生改变了我的外表,在机器眼里,我就不是同一个人了啊。”
  Reese愕然,“也许你应该去见见Finch。”
 

  Finch正端坐在桌前,试着运行一段来自于也许是Samaritan的不明代码,忽地背后一阵风,一个蓝盒子仿佛一瞬间出现了。
   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机器的所在地被敌人查出来了?难道是他们又发现了什么新的算法?或者是Shaw……?Bear早已汪汪叫着,扑向一个从蓝盒子里慢慢踱出来的长脸男人。
  男人丝毫不显露出畏惧的意思,低声对Bear说了一句什么,它便呜咽着离开了,嘴里叼着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的鸡腿。
  Finch饶有兴致地观望着这一幕,他已看出男人没有恶意,但那个凭空出现的蓝盒子又怎么解释?是否是某种超自然力量?
  男人此时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你就是John的同事Harold?幸会幸会,我是Doctor,你大约只需要知道我是个时间旅行者就够了。”
  “时间旅行?”Finch怔了一下,“但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这种技术,你是如何做到的?”
   男人没有作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螺丝起子,“这是一把音速起子。”话音未落,他将起子对准了TM的主机。
  “我的机器!”Finch禁不住惊呼。
   但片刻后,他面前的电脑上出现了一行字。“我已经获得了探知Samaritan动向的能力。”
   Finch转向男人,见他得意地转着手中的起子。
   “我是时间领主,呃…总之和你们人类不是一个种族,我们管控时间,科技…当然也不太一样。”
   他又指向立在一边的蓝盒子,“这是我的机器,Tardis,时间领主技术。”
   Finch有些懵,毕竟虽然他相信Hawkin的宇宙理论,但这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几乎长得和人类一模一样的外星人,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但眼前男人不同寻常的言论却有些道理,他选择了相信。
   气氛有些尴尬,长脸男人就像有些害怕寂静无声似的,自顾自地找起话题。
   “John总是这么热爱枪支和伤害吗?你跟他,认识多长时间了?你了解他吗?”
   很显然长脸男人并不清楚实际状况,否则他也不会无意中把气氛拉入真正的冰点。
   他尝试着改变这种局面,目光转向了停在一边的蓝盒子。
   “我的机器,不止是机器。”
   “我的也是。” 一直静默着的Finch缓缓开口了。
  
 
 

神秘博士x疑犯追踪
                     (一)再遇
对没错我就是那个执著于把dw乱入各种平行世界的智障
  纽约一个平常的下午,Reese毫无征兆地从唐人街的某个隐蔽的角落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杯据说是最新口味的日本绿茶。
  他小心翼翼地喝了两口,随后立即对它失去了兴趣。中国商人的把戏。他在心里露出一个自以为不屑的笑容,丝毫没有注意到依然自己像一只蠢蠢的龙猫。
  然后他戴上了滑雪面罩,若无其事撬开一辆车的车门,毕竟Finch最近手头有些紧。
  身为偷车老手,但今日似乎诸事不顺,两条电线迟迟擦不出火花来,他有些着急了,在脑中构想着街边巡警怀疑的表情。
  “需要载你一程吗?”一个熟悉的英腔,似乎还透着一股怪里怪气的加州口音。
   果然,他抬起头,蓝盒子的门半开着,长脸男人的头从里面探出来。走过的行人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一副疏松平常的面孔。
   哦,他今天为什么又戴着那个恶俗的红底斑点领结。
   但他还是很乐意很直接地迈开长腿走进那扇门,很仔细地不让自己见长的肚腩被卡住。
   “看来路边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你这个老旧的大盒子啊,美国人的悲哀。”
   听到“老旧”这两个字,长脸男人显得有些生气,“感知过滤器,两百年后的技术,这次你就算给我跪下我也不给。”
   “Ah,我好像还注意到个细节,你喜欢黑车,是为了配你的黑西装,还是为了不让有些人注意到你的脸?”
  Reese掏出枪,对准男人的膝盖。
   “啊好的好的你很白就像Sontaron人一样又高大又白皙。”长脸男人见状赶紧改口,掩饰住语气中的一丝小小恶意。
  Reese满意地收回手枪,接着从黑提包里掏出一把冲锋枪来。
  “送我去中央公园。”
   转盘转动,长脸男人不甘心地操作着,用厌恶排斥的表情看着那支枪。
  “可以把它收起来吗?”
   没有回答。

有人看我就继续写不过可能后面的风格不会像这一篇一样轻松了可能会有些虐,不开车,纯剧情。顺便,有同好嘛咱来玩耍!
      
 

嗯没错这是一个dw X 格林童话X poi的神奇脑洞orz有啥不懂的可以评论问我w要仔细看哦(⊙o⊙)
  从前有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有一天,他的父母对他说:“孩子,咱们家太穷了,养不起你,你还是自己出去打拼吧。”男孩很伤心,但是他清楚家中确实拮据,于是收拾行装,只带了一块面包,一块干酪和一枚银元,告别了养育了他14年的父母。
  他走出家门,穿过田野,河流,丛林,似乎花费了很长时间,但他却如刚刚从家出发一样,丝毫不疲惫。有时他会仰望天空,那云彩仿佛触手可及,但每当他伸手,却发现它们离他,似乎有千丈高,万丈远。
  一天,他沿着一条通往城市的小路行走,忽然见到一个衣着华贵但却神情颓然的老人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哭泣。他感到奇怪,便上前去询问缘由。老人对他说,他是这儿的国王,他的妻子迷上了巫术,他虽不情愿,但还是在城外的树林里修建了一座屋子供她修炼,就在今天,她被一个不知来由的人杀死了。
  老人说完,抬起头来看着他,本是悲伤的眼神,但他看着看着,目光却变得奇怪了。少年感到有些害怕,赶紧离开了,等他再一回头,老人已经不见了。
  他继续向前走,进入了一片森林,
  森林里有一座小木屋,但却装饰着金银珠宝,显得有些突兀,但他觉得,自己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应该已经累了,于是他没有敲门就走进了小屋。小屋里有一个老妇人,穿着件破破烂烂的斗篷,手中拿着样式奇怪的拐杖,见他进来,老妇人显得很生气:“你竟然看见了我巫术的秘密,我要把你变成一只青蛙!”
  年轻人有些害怕,请求巫婆不要杀死他。巫婆便说:“好,那你在这里给我当仆人吧,只是永生永世不许走出这扇门。”于是年轻人开始日夜不休地帮她干活,从没有休息过。
  一天,巫婆不知道在修炼什么巫术,坐在垫子上睡着了,年轻人觉得是个好机会,拿起炉旁的一把锋利的宝剑杀死了她,拿了她的许多金银财宝,逃出了这个屋子。
  他来到了城市,拜见了国王并讲述了自己杀死巫婆的事迹,国王大喜,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他。国王死后,他当上了国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他已经当了几十年的国王了。他的国家很富强,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妻子迷上了巫术,非要出城去修炼,他只好准许。
  一年后,他听闻了自己的妻子被一个外来的年轻人杀死了,他很伤心,离开了宫殿,独自散心。他走到了城外的路上,心中又想起妻子,加之有些累了,便坐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抹眼泪。这时,一个年轻人路过,问他为何难过,他便一一作答。忽然他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抬头看时,这不就是年轻时的自己吗?他准备大声喊,但没等他出声,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给你个大红按钮,按下它,你就能回到现实。”
  “现实?”老人感到奇怪,但他还是条件反射地按下了按钮。他感觉眼前的景象瞬间扭曲,自己被挤压得难受,然后他站在了一个样式奇怪的控制台前。
  “我杀死了我的妻子?!!”他见到面前一个身体瘦长脸也瘦长戴着红色领结穿着体面的男人,情不自禁说出这几个字。“Gotcha!”这时他才注意到那个男人手中一个叮叮作响的奇怪机器。男人显然也捕捉到了他的目光“Ah,这是我的…呃打蛋机,信号接收器,还可以听音乐,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刚刚录下你罪状的录音机…总之,一个伟大的小发明。”他最后做了个草率的总结。
  这时阴暗处又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男人嫌弃地看着他白衬衫下的肚腩,“你在阴暗的地方自带隐身技能啊,Riley警探。”高大男人的脸一沉,变得更黑了。
  “这次我可帮了你个大忙,”那男人接着说,“我这儿其实有你的真实资料,John…”然后他注意到了朝向自己膝盖那黑洞洞的枪口,识趣地闭上了嘴。
  “总之,这个家暴杀死妻子的男人认罪了,你可以把我的机器带到法庭上播放他的录音作为证据,不用谢谢我,哦对了,我喜欢你们美国人的自由女神像,顺便告诉你一句,你们不看它的时候,它会动哦。”

诶祝我生日快乐ˊ_>ˋ

写给博士  Write to the Doctor

生于水火。
亘逾千年的Gallifrey
火红苍穹下寂然降临。
Shadows came in silence.
凌于时空,囿于凡尘
瞰星河流转,见沧海变迁。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孤独掩于颜表,
屹于远山。

图源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