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暴之年

好吧

那个风在吼,我在叫的夜晚,数着曾经做过的梦,沉湎于过往。忽然有一个绚丽的梦,梦中的我长着犄角,旋转着飞升。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犹存的褶子,脸长,和青春。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