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暴之年

好吧

也许是一个可爱的小误会

并不知道我在写些啥,算是一个小甜饼? 

    今天对于成功睿智的绝地大师欧比旺是奇怪的一天。
  站在他面前的22岁小滑头挑战似的抬眼看向他,双唇紧闭,似乎对于师徒间必要的交流毫无兴趣。
  “…怎么?今天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过分严厉,因为他的大脑正在告诉他面前这条满头鬈发的小雄狮其实很可爱。
  “没有。”对方有些懊恼地抬起头,不明显地撅起嘴巴,“只是,我要离开你了。”
  “离开?”金发大师的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甚至不得不有些笨拙地使用原力让自己不至于跌倒在小滑头的怀里。
  他的眼前浮现过几个画面。
 

  刚满10岁的安纳金一个人坐在他小小的房间里,桌子上摆着一个丑丑的蛋糕,他吸着鼻涕,十个手指头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扭曲在一起,似乎还在小声啜泣。而他在此时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以一个严谨认真的绝地所能达到的最大的幽默感大叫了一声"Happy Birthday!"
  小脑袋缓缓扭了过来,并没有他所期待的惊喜,而是更加汹涌的悲伤。“我宁愿奎刚买一个更加好看的蛋糕而不是你笨手笨脚做出来的畸形。”

  安纳金14岁时,在训练室里,他一口气击中了92个自己抛去的漂移球。
  “做得不错。”欧比旺掩住自己的喜色,尽量克制住赞美,毕竟对于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过多的表扬只会让他更加骄傲,也增添了堕入黑暗面的危险。
  14岁的少年兴奋地跑到他身边,得到的只有一句不痛不痒的肯定,面露失望。但他又很快转变了神气,凑到欧比旺身边,小声地告诉他的师父,“你这是嫉妒。”
  欧比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也许这就是嫉妒吧。他直到18岁才达到同样的成绩,而在那之前奎刚从来没有肯定过他。
 
  奎刚过世10周年的夜晚,漆黑的寓所,欧比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突然一个身影潜入他的房间,在他的床边,伸出了手。“谁?”欧比旺迅速跳了起来,拔出光剑。蓝色的光映出19岁的安纳金轮廓已分明的脸。
  “我...我本来要去厕所的...走错门了...”这时安纳金的脸有些红,欧比旺相信自己的感觉,师徒纽带微微颤动,他知道眼前这个青年的情绪十分起伏。
  也许他想念奎刚,看见我睡在他原来的房间,怨恨我吧...
 

   “Master?”一声呼唤。小鬈毛疯狂摇晃着可怜的沉浸在回忆中的金发老师父,一不留神露出了藏在手里的学徒辫。
  “Master,你没事吧?我感觉到你刚才似乎很激动。你知道我成为正式绝地的事情了吗?”
   欧比旺再次眩晕,但这次他倒在了自己徒弟的怀里。
   莽撞的小狮子这次稳稳地接住了自己软软的师父,低下头轻柔地凑过去,在他的耳边小声地问,“Master,我成为一名正式的绝地了,也许…你愿意接受我的学徒辫吗?”
  “我确实要离开你了,因为我不再是你的徒弟了,但这意味着我们俩现在是平等的。你愿意...做我的...伴侣吗...”
  王师傅有些懵,但他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年轻的爱人,然后迎接小狮子的一个湿漉漉的吻。
  没错,这一切都出于一名合格绝地的同情心和自我修养,一定是这样。

评论(9)

热度(25)

  1. AlecNights至暴之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至暴之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