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暴之年

好吧

【AO】Gravity

看了省略号太太的视频心潮澎湃,于是连夜码了这篇。
    Gravity —— 欧比旺塔图因生活片段
  “他挥舞着光剑向我扑来,而她虚弱地呼唤着他的名字,然后断气。”
  他醒来,躺在一块光裸的石头上,周围漆黑。手心隐隐发烫,他低头查看那几个深深陷入掌心的指甲印。他用了挺长一段时间才想起自己究竟在沙漠里做什么。有几个赏金猎人不知从哪知道了达斯维达有一个寄养在别处的孩子,心怀不轨地来到塔图因。而他正在追击他们,为了小卢克。
  “卢克…卢克…”这孩子有一双几乎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眼睛。他闭上眼睛,回想他第一次见到安纳金的场景,然后是在奎刚的葬礼,他第一次向那个男孩保证他会竭尽全力教导他,保护他。“我会尽量爱你,小家伙。”那时的他甚至还有更大的期待,这个男孩会带给他更多,而不只是自豪与麻烦。
  “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抬头,看这荒凉星球天空中的繁星。
  他爱安纳金,这是他在安纳金17岁时得出的结论,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一向睿智的他同时发现,那男孩可能在更早之前就爱上了自己。2年后的一个夜晚他面对着那个已比他高出一截的男孩的求爱,脑海一片空白,只记得安纳金特意挑了一处能看见星空的露台,而自己拒绝了他。
  多像这片星空。
  他躺倒,让自己陷入沙子里。重力牵扯着他,让他感觉到自己在下沉。周围是那么的安静,这让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当他斩断安纳金的三肢时,尚存的师徒纽带让他感受到对方痛苦地搏动的心脏。他甚至可以闻到对方痛苦的味道,从四面八方涌来,像苦涩的海水,冲击着坚硬的沙粒。
  而就在这一刻,他看到安纳金在地上痛苦地蠕动的一刻,他下定决心接受这个年轻人。他要和他一起大笑,做爱,牵手,在战场上接吻,做遍一切疯狂的事。可他拾起光剑,转身走了。
  “I loved you.”没有错,而他现在被他牵绊,就像无处不在的重力,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思念他。他也像习惯了重力的束缚一样习惯于爱他,根本不需要出于本能或经由内心。
  他感到自己正陷入永恒的下沉,另一个世界的安纳金想将他拉至身边,他很清楚那颗靠机器维持跳动的心脏还爱着自己,但它的主人只想杀死自己,也只能杀死自己。现在的他和那几个赏金猎人都很危险。
  “好啦。”他对自己说,“还有那几个家伙等着你去处理呢,而你现在却躺在沙子里。为了小卢克,加把劲吧。”
  他披上斗篷,戴上兜帽,向晨光熹微处走去。
 

评论(3)

热度(20)